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社会正文

usdt不用实名买入卖出(www.caibao.it):知识产权、网络海盗与版权问题——我们应该若何珍爱创新?

admin2021-02-0663

USDT第三方支付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编者按:在已往20年间,随着互联网的不停生长,针对书籍、音乐、影戏等等商品的盗版流传可谓层出不穷。自称“网络海盗”的整体,行使互联网,以上传并流传的形式对知识产权造成了损害。或许,真正值得思索的是,若是每小我私家都可以免费下载,那么我们又将若何珍爱创作者,并激励创新?本文选编了美国德州农工大学执法与流传学教授、执法与知识产权中心主任Peter K. Yu的论文《关于版权盗版的四种常见误解(Four Common Misconceptions About Copyright Piracy)》中的序言部门,以及Niklas Albin Svensson在Marxism.com上揭晓的文章:《袭击网络盗版的战争(The War Against Online Piracy)》中的部门章节,有助于读者更好地明白知识产权、网络海盗与版权问题


《关于版权盗版的四种常见误解(Four Common Misconceptions About Copyright Piracy)》

盗版问题是21世纪最难题、也是最主要的跨国问题之一。仅在2002年,美国就因外洋盗版问题而损失了100多亿美元。考虑到版权产业和美国经济之间相互交织的关系,这些数字展现了盗版问题难以想象的真相。事实上,国际唱片业联合会(IFPI)最近指出,音乐盗版威胁到了欧洲音乐产业的60万个事情岗位。若是盗版流动继续维持现在的水平,那么它造成同样数目的美国人失业也无独有偶。

 

虽然执法文献对盗版问题举行了普遍的讨论,但评论家们却很少对这一全球性问题提出“大统一理论”。相反,他们给出了细致入微的剖析,从政治、社会、经济、文化和历史等诸多方面讨论了这个问题。当评论者谈论互联网上的盗版问题时,他们讨论的是黑客文化,特别是黑客的座右铭“信息要免费”,这与版权产业的座右铭“信息需要付费”针锋相对。这些评论者还指出盗版产业存在着复制成本较低、速率越来越快,以及互联网在结构上对政府管制的抵制等特征。

即使是少数对工业化前的美国历史感兴趣的学者,也谈到“(曾经)年轻共和国需要在不向外国(主要是英国和法国)的作者和出书商支付高昂的版税的情形下,获得书籍和文学作品”。他们还注释了美国曾经作为一个欠蓬勃国家的职位,若何无法使珍爱外国作者的版权这一行为“一本万利”。 有些人甚至以那时外洋同样缺乏版权珍爱为由,为本国缺乏版权珍爱举行辩护。他们指出,在十八世纪末和十九世纪初,“国际版权珍爱只是破例,而非通例”。

然而,在现在的民众争执中,这些细致入微的讨论已经消逝不见。民众争执倾向于将庞大的情形太过简单化,以便捉住读者的情绪,并为拟议的立法和行政行动赢得支持。这种争执往往强调了问题的某一方面,或者提供了一个简略的、易于明白的、却具有误导性的故事版本。这种过于简单化的说法是危险的,由于它造成了误解,使民众对问题的缘故原由和严重水平感应疑心;并误导决策者去寻找解决方案,但却无法解决盗版问题的症结。


袭击网络盗版的战争 The War Against Online Piracy

盗版支持者与国家政府以及大型跨国公司之间的冲突正在升温。在已往15年间,全天下范围内发生了多起盗版网站所有者遭到政府逮捕的事宜。2012年,居住在新西兰的德国千万富翁金·道康(Kim Dotcom)遭到逮捕。道康是一家名为Megaupload的网站的所有者,该网站几乎在统一时间因侵略版权而被关闭。该网站允许用户上传内容,并允许其他用户举行下载。版权所有者埋怨说,在Megaupload注意到网站上有受版权珍爱的内容后,该网站选择异常缓慢的速率删除这些内容。2012年1月的一个早晨,应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要求,新西兰反恐官员突击搜查了金·道康(Kim Dotcom)的住处。

海盗湾网页

而针对海盗湾(The Pirate Bay)网站的封禁更清晰地表明晰版权产业的态度。海盗湾是所有BitTorrent(一种点对点文件共享协议)网站中最顽固的一个。BitTorrent是一种点对点文件共享协议,它使成千上万的用户能够异常轻松地共享文件,而且只需使用一个叫做torrent的小文件。虽然许多提供种子的大型网站都遵从了法院的下令,但海盗湾拒绝了。他们甚至在网站上列出了他们对种种撤下请求的回应。然而,在2006年,瑞典警方突袭了海盗湾的服务器,迫使网站关闭了几天。两年后,四名与海盗湾有关的人遭到审讯,而且均被判处重刑。

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版权问题

对于资本主义来说,版权问题一直存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首先有专利的缘故原由。但随着现代科技,特别是互联网的生长,这个问题最先成倍增加。下载一部影戏并在屏幕上播放它,甚至比去商店租或买影戏加倍省力。盗版之所以能够连续存在,是由于科技的生长,新手艺使一些大型跨国公司的商业模式变得越发难以运作。

,

usdt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从根本上来说,资本主义是一种商品生产制度。其利润是基于制作商品而发生的,而生产该商品则需要花费一定的劳动时间。商品的价钱(往往围绕着其交换价值颠簸),是以在社会上生产这种商品所需要的劳动时间作为基础。资本家通过把这部门劳动占为己有来获取利润。

对资本家来说,当生产特定商品所需的劳动量很低,但生产该工具的设计或图样所需的劳动量很高时,就会遇到问题。以药品为例,它们的研究成本很高,但复制的成本却并不昂贵。音乐和影戏更是云云。原始唱片的制作成本异常高,但现在复制这些器械几乎是免费的。其所需要的只是一台电脑和互联网毗邻;现在在蓬勃的资本主义国家,大多数家庭都有这样的装备。今天,你可以花60美元买一个能容纳160000首歌曲或840部影戏的硬盘来储存这些文件。

作为回应,多国公司曾试图克制MP3播放器,以防止人们收听MP3(RIAA诉Diamond Multimedia案)。他们试图推广MiniDisc作为CD的替代品,但它完全失败了,只在日本获得了乐成。显然,音乐文件的新手艺要远胜于其他手艺,而且带来能创造出能够容纳异常多的音乐的小装备的可能。苹果公司在2001年捉住了这个机遇,推出了iPod。事实证实,它取得了伟大的乐成,并使原本陷入挣扎的公司重新焕发了活力。

原本业界一直要求便携式音乐文件播放器只能播放有版权珍爱的文件,即不能播放MP3文件。他们的理由是:若是可以免费获得音乐,为什么还要付费?然而,iPod的乐成,迫使他们屈服了。姗姗来迟的音乐公司陆续与苹果公司签订协议,允许他们在网上销售自己的音乐,甚至可以将购置的音乐与盗版音乐混在一起。

许多公司最先在国家层面来制裁那些介入流传盗版的小我私家。很快,就泛起了一个问题。大部门的版权立法是为了防止其他公司的侵权行为而设计的,而不是针对消费者或那些“在互联网上与不明身份的小我私家分享产物”的用户。唱片公司需要证实这些小我私家或公司以某种方式从盗版中赢利。只管在起诉盗版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但最终被治罪的、针对用户的案件却少之又少。

面临越来越多的盗版事宜,版权行业在国家似乎无力阻止其流传的情形下选择了游说,从而对盗版做出更严重的袭击。首先,他们试图修改立法,加大对最终用户和为盗版提供便利者的袭击力度。他们还试图赋予国家以及行业更多针对互联网的监控权力。值得注意的是,瑞典政府曾在几年前提议,欧盟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应将其客户的所有流量存储6个月。其他提案则赋予了行业协会挂号涉嫌盗版者的IP地址的权力,否则就会违反数据珍爱法。

问题在于,他们无法通过立法来真正袭击盗版经济。最盛行的文件共享手艺之一,BitTorrent,在全球范围内约有2.5亿用户,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停增进。2012年11月,Sandvine的一份讲述显示,文件共享占互联网总流量的12-30%(这取决于差别的大陆)。然而,这只是接见盗版媒体的众多方式之一。许多人从YouTube上收听音乐,或者在免费的网站上旁观影戏和电视节目。Megaupload是后一种,但它已经触犯了执法。很明显,只管行业和国家尽了最大的起劲,但盗版并没有消逝。

“海盗”想要什么?

亚伦·斯沃茨(Aaron Swartz)曾揭晓过题为《开放存取游击队宣言》的一份宣言,其中异常清晰地形貌了其目的。虽然斯沃茨本人似乎主要关注的是科学和文化知识,但他对音乐、影戏和软件的盗版持有同样的看法。他用以下段落很好地注释了这个态度:“信息就是气力。但就像所有的权力一样,有些人想独享它。几百年来,天下上所有的科学和文化遗产都在书籍和期刊上出书,它们正越来越多地数字化,并被少数几家私人公司封锁起来。”

然而,斯沃茨提出的解决方案并不令人满意:“我们需要获取信息,无论它存储在那里,我们都要制作我们的副本,并与天下共享。我们需要把版权过时的器械添加到档案里。我们需要购置隐秘数据库并把它们放到网上。我们需要下载科学期刊并把它们上传到文件共享网络……”

那些为了流传知识、文化和娱乐而不惜违反版权的人,无法从根本上改变现状,也无法回应若何珍爱知识产权这一问题。为了领先执法部门一步,激进分子现在转向加密通讯和屏障他们的IP地址。最后,“网络海盗”赢不了,版权游说整体也赢不了。盗版在互联网上异常普遍和容易,各国政府则将对盗版整体施加更严肃的责罚,并在起诉上投入更多资源……

若何资助艺术?针对网络海盗的发问

“网络海盗”们还需要回覆另一个问题:若是每小我私家都可以免费下载,那么谁来资助艺术家呢?对这个问题的种种回覆都无法令人满意。固然,艺术家可以从音乐会、商品销售等方式获取部门收入,但并非所有的艺术都能云云盈利,这种情形也适用于学术期刊。

同样,人们可能会问,艺术创作者对他们的作品没有任何权力吗?例如,几年前,包罗Billy Bragg在内的许多音乐家埋怨英国国家党(BNP)正在出售他们的音乐以资助该党。促进无版权质料流传的共享创意社区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他们提供了几种差别的许可证。最受迎接的是需要注明出处和克制商业使用的许可证。

这些盗版问题甚至让左派艺术家发生了分歧。许多人支持自由获得艺术知识,但并不那么支持免费事情。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代表艺术家和作家的工会经常发现自己与跨国公司站在统一阵营。例如,英国音乐家同盟针对“互联网盗版的兴起”,发起了一个名为“音乐支持这里”的运动。他们之所以接纳这种态度,不仅是为了维护百万富翁级别艺术家的利益,也是为了维护成千上万在贫困线以下挣扎的艺术家的利益。


(原文作者:Niklas Albin Svensson;原文标题为:The War Against Online Piracy)

网友评论